分类处理,八成垃圾不出村

时间:2016-8-1    来源:綠源環保
采访中,记者了解到,今年春节过后,巨野县部分村庄尝试垃圾分类处理,除了白色垃圾和废品垃圾外,可降解垃圾完全能实现村内循环利用。80%以上的垃圾不出村。
环卫工作起步较晚的农村,如何实现垃圾分类处理?记者在巨野县进行了调查采访。
几个月不用往村外运送垃圾
5月11日一大早,村民杨玉环将自己的垃圾拎出家门,耐心地一样一样分好,“做饭后的剩菜叶是不可回收的(垃圾),孩子饼干的袋子是可回收的(垃圾)……”
杨玉环所在的巨野县董官屯镇董海村,从今年农历正月开始尝试垃圾分类。“以前都是把垃圾放到大街上的垃圾桶里,现在就在家门口分类,保洁员再来挨家挨户地收走。”杨玉环说。
多次参加垃圾分类处理培训的杨玉环,现在已经是分类的好手,她说:“以前垃圾简单堆放在一起,就是一个小污染源。分类以后,大部分垃圾都运到降解池里,村里再也看不到苍蝇了。”
行走在董海村,记者一眼望去街道整洁,每家大院门口都有一个绿色的可回收垃圾桶、一个蓝色的不可回收垃圾桶,大街拐角显眼处还有废旧电池收集箱。村庄东北角100米处,一座垃圾分类站相当惹眼,分为降解池、分类池和晾晒台三个部分,几乎闻不到异味。
“现在97%—98%的村民都能做到垃圾分类了。”董海村党支部书记董峰表示,“除了刚开始的教育培训,村保洁员会及时反馈村民垃圾分类情况,我们再通过广播讲解为什么没有做好分类……”
董峰说,董海村有416户1236口人,一天平均能产生35公斤多不可回收垃圾、5公斤左右的可回收垃圾。“废纸、塑料等可回收垃圾直接售卖到废品收购站,菜叶、剩菜等不可回收垃圾会进入降解池沤肥还田,未能降解的垃圾将同废电池等有毒害垃圾一起运往垃圾处理场。”
自垃圾分类以来,董海村没有向镇环卫中转站运送一片垃圾,现村头垃圾降解池存有可降解垃圾约200公斤,分类池存有白色垃圾大约100公斤,废品垃圾约120公斤。
董峰说,“我们持续几个月不用往村外运送垃圾是没有问题的。”
一天500多吨垃圾怎么处理?
5月12日,在巨野县生活垃圾处理场,记者看到,工人师傅们正在对刚清运过来的垃圾进行处理。每天,来自全县城乡的生活垃圾都会运送到这里,进行常规化的填埋处理。
巨野县生活垃圾处理场有关负责人介绍,巨野县城区有10多万人口,平均每天产生120多吨生活垃圾。“但城乡环卫一体化以来,这个数字发生了巨大变化,平均每天会运来500多吨垃圾。“春节期间和瓜果蔬菜上市的时候,生活垃圾量都会增加,最多时一天运来了800多吨垃圾。”
巨野县委常委、宣传部长程凤鸣说:“农村环境差、垃圾多,但钱很少,城乡环卫一体化如何才能真正实现?”
程凤鸣上任后第一次调研就选择了这里。他说,县里投资4500万元建设的生活垃圾填埋场,计划使用的年限是11年,但随着农村生活垃圾的“加入”,填埋场面临着3年“报废”困境。“难道我们要再投入5000万元征地建设一个新填埋场?”
垃圾处理的解决办法,最终“瞄准”了垃圾分类,并选取了董海村进行试点工作。他说:“让群众参与从源头上垃圾减量,是垃圾分类试点成功的关键。群众一旦掌握了垃圾分类的基本知识,把垃圾简单分成两部分,放入两个塑料桶可谓举手之劳,正是群众的举手之劳,为白色垃圾的系统收集和可降解垃圾的村内循环打下了基础。”
巨野县生活垃圾处理场负责人表示,农村垃圾占到了全县垃圾的3/4,从源头上进行分类就能有效解决垃圾处理难的问题。“在3个月后,垃圾处理场也将变填埋工艺为生物高温降解工艺,这个处理场的使用年限也会延长很多年。”
垃圾分类背后,
有一笔经济“大账”
垃圾分类会不会增加财政负担?面对记者关心的问题,董峰提供了一组数据:降解池以及周边道路硬化,总共花费了2万多元,之后就没有特别投入了,而白色垃圾的运送成本基本可以忽略不计。
在这个前提下,董海村的城乡环卫一体化几乎是在零成本条件下运营。董官屯镇镇长李现棠表示,如果全镇都能像董海村一样做到垃圾分类,全镇仅此一项每年可减少运行费用40万元。
巨野县城管局局长陈广恩估计,目前全县各镇区办城乡环卫一体化从村到镇这一段,每年光车辆运行费用在800余万元。“如果全部村庄实现了垃圾分类,则仅此一项就可以节约资金800余万元。”
在巨野县生活垃圾处理场负责人看来,这笔账就更大了。他说,“这个垃圾处理场是PPP项目,每处理1吨生活垃圾,政府需要拿出55元来埋单。如果全部村庄都能实现垃圾分类,这就是上千万元的事情了。”
就在4月底5月初,巨野县决定扩大试点范围:每一个镇街选取3至5个村推行垃圾分类,到年底全县大约有100个村能够实现垃圾分类处理。
“这次垃圾分类试点,董官屯镇增加了4个村。”这些天以来,董官屯镇副镇长孔祥雨就忙着推动试点工作,“我们4个村的2600个垃圾桶都到位了,剩下的就是村民培训了。”
董官屯镇有57个行政村,经济上并不富裕,但孔祥雨相当看好垃圾分类的前景。“我们原来都是把钱投到垃圾运输和最后的处理环节,现在把投入环节前移,效果会更好。”